网站首页| 资中县| 经开区| 网络电视| 新闻中心| 内江新闻| 国内国际| 房产| 旅游| 教育| 美食| 汽车| 医卫| 体育| 娱乐| 团购| 囧图|

童年趣事——水螨吸血

【发表时间:2019-07-11 20:47:45 来源:】

童年趣事——水螨吸血

“妈!…..”我惊恐万状哭喊着向母亲方向奔跑。

这是我孩提时代一件最难忘的事。

炎热的八月,农闲时节,山里人家都上山砍柴草,储备柴草过冬。

母亲和乡亲们一样,整天上山砍柴,中午也没回家,午饭都是我姐放学回家后送上山的,并挑回母亲早上劈的部分柴草。

记得那天是星期六,我姐又要送饭上山,下午没课会留在山上与母亲一起干活。这事被才八岁的“跟屁虫”我知道了。于是,我缠住姐一定要跟她去山上玩。小时候,我总喜欢跟在姐身前身后转,姐老骂我“跟屁虫”。

姐被我缠得没办法,答应了我的请求——带我上山。

“哈哈!怎么成了黑花猫,快去洗洗。”姐看着我烧饭后的脸笑道。

那天中午饭是我烧的火,当时我还不太学会烧火,烧一锅饭下来,我被火烟熏得不知流了多少眼泪鼻涕,额头上的头发都被火苗给烤焦了。

这是我姐要带我上山的交换条件,没办法,只能一切行动听指挥了。

我家的山坡距离村子较远,而且山路很陡峭难走,小时候我父母不让上山。

“我爱你!我爱你!……”跟着姐到了我家的山坡上,望着山峦迭起、连绵起伏的山峰,我高兴的满山遍野乱跑,对着空旷的山谷大声呼喊。

寂静的山谷中很快传来了同样的回音“我爱你”,这声音更加宛转绵长,我听着悠扬的回音兴奋的手舞足蹈。

“小心点,别乱跑。”母亲关心地嘱咐着。

“知道了”我回母亲话的声音已逐渐远去。

母亲和姐在半山腰割山草也忙不过来管我。

我顺着山坡往下跑,来到了山间的小溪旁,清澈见底的溪水淙淙流淌着,浅浅的溪水中游荡着小虾米,这真是我的“好天地”,我急忙卷起裤子,捋起袖子,脱下鞋子,下水抓它个虾兵蟹将。

可别小看小虾米,我小心翼翼地把小手伸过去,还没靠近它,就被发现,溜之大吉了。

胡闹的全身湿淋淋的我,没抓到一条小虾米,气的直跺脚,扫兴地从水中爬起,刚要穿鞋,突然发现有一条约三、四寸长圆形的黑不溜秋的小家伙吸附在自己的小腿上,那家伙吸附的部位下方全是血。

我当时不知那是什么东西,又见腿流血,吓得不知所措,赤足拼命向母亲喊叫狂奔,可那家伙居然没受到奔跑的震荡而掉落。

“什么事?别怕!别怕!”母亲和姐他们听到我的惊声尖叫,惊骇,以为我遇到了狼或什么野兽,拼命朝我的声音方向奔去。

“这!这!”当我与母亲相遇时,母亲问我发生什么事时,我紧张的答不出话来,只会指着自己的腿。

“真是得,一只水螨,我还以为,叫你别乱跑就是不听。”母亲紧张悬着的心落了下来,伸手把我腿上的黑家伙揪下训斥着。

我看着母亲抓它,心怦怦直跳,害怕极了。

从此,我认识了这位“吸血鬼”——水螨。


相关阅读:
PK10彩票 www.qingdaohaier.com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
TOP